設為首頁 | 添加到收藏夾 | 舊版入口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保護環境 > 正文

國際公約8月15日生效,電石法PVC陷入“進退兩難”

作者:07郭  日期:2017-7-3


中國電石網訊:

6月1日,芬蘭向聯合國遞交了《水俁公約》批準文書。至此,作為促使各國政府采取具體措施控制汞污染的國際公約,批準國家數量達到55個,比例占到128個締約國總數接近半成。聯合國環境規劃署近日宣布,按照規定,該公約將在2017816日正式生效。業內人士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水俁公約》生效后,作為公約批準國之一的中國當務之急是落實限汞,而最大的挑戰來自于氯堿行業的聚氯乙烯材料低汞或無汞化生產。

那么,目前我國電石法PVC行業“限汞”究竟是個什么情況?
   據國家環保部水環境管理司副司長李蕾介紹,我國涉汞企業主要包括氯堿行業電石法聚氯乙烯生產、原生汞礦、含汞電光源、電池、體溫計、血壓計,以及含汞化學試劑和電力、冶金等等無意汞排放工業過程。而我國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使用電石法PVC工藝的國家,該行業占到全國用汞總量70%以上。作為公約締約國之一,中國將采取‘改造存量、控制增量’的辦法,實現氯堿行業低汞觸媒替代高汞觸媒計劃。

李蕾告訴記者,近年來,多數電石法PVC企業制定了低汞觸媒替代計劃、使用比例逐步提升,但低汞觸媒的整體應用,先進清潔生產和汞污染防治技術的絕對應用比例還不高。國際汞公約的生效,將對電石法PVC發展形成極大的制約,倒逼PVC行業轉型升級,走清潔化生產道路,有利于行業長遠健康發展,而低汞、無汞催化劑行業將贏得發展機會。

“低汞替代是氯堿行業未來生存與發展的唯一出路, 別無選擇。” 內蒙古龍美科技化工研究院副院長王強說,他認為,“減量化、無汞化”將是提高行業安全環保水平及履行國際公約義務的緊迫要求,但目前,國內多數生產企業均稱已經采用低汞觸媒生產工藝,但實際執行中,受成本以及技術等方面限制,低汞觸媒尚未完全推行開來。電石法PVC生產采用氯化汞觸媒作為催化劑,傳統的高汞觸媒氯化汞含量在10.5%~12%之間,觸媒消耗量約為1.2kg/t。而目前國家推廣采用的低汞觸媒氯化汞含量在4.0%~6.5%之間,低汞觸媒替代高汞觸媒可以使單位PVC產品的用汞量減少50%,是我國在“十三五”期間重點推廣的汞削減清潔生產技術。

王強副院長指出,據統計,目前中國是全球最大的汞資源消費國,也是現在少數幾個仍舊開采汞礦的國家之一,消耗了全球近20%的汞,主要消費來源就是電石法PVC生產。當前,隨著我國電石法裝置產能迅速擴張以及汞觸媒使用量的逐年提高,我國的汞資源也趨于枯竭。貴州、湖南等地的著名汞礦面臨無汞可采的境地,現僅存陜西部分小型礦山維持生產。倘若不采取措施“限汞禁汞”,電石法PVC企業不僅面臨著國際汞公約壓力,更面臨著未來無汞可用的風險。

氯堿行業“限汞”進退兩難

王強副院長透露,環境保護部曾出臺規定,要求2015年前電石法PVC行業100%采用低汞觸媒,然而到2015年底,低汞觸媒的實際使用率只有30%左右,與國家相關規定相差甚遠,事實上直至今日也沒有達到100%采用低汞觸媒預期目標。

截止到2016年底,中國聚氯乙烯生產企業75家,產能為2326萬噸(其中包含糊樹脂),其中電石法產能為1879.2萬噸,占總產能的81%。在區域產能分布中,2016年西北6省份的聚氯乙烯產能已經占到了全國總產能45%以上份額,且95%以上為電石法PVC,其余為天然氣部分氧化法。2017年,國內仍有大量PVC裝置計劃投產,其中,電石法PVC新增產能近150萬噸。統計顯示,現在,電石法PVC使用低汞觸媒的企業不到40家,而只有為數不多的企業全部使用低汞觸媒,國家要求的氯堿行業“限汞”任務已經深陷進退兩難的窘境。

究其原因,環保部環境保護對外合作中心資深專家孫陽昭認為,一方面是傳統的高汞觸媒在工業化生產中技術路線非常成熟和穩定,而使用低汞觸媒在工藝流程中需要一定的磨合和適應,企業擔心經濟效益收到影響,導致企業對于低汞觸媒替代不積極甚至抵觸,也有部分企業觀望形勢,計劃轉產,不再實施替代工作;另一方面,低汞觸媒產品質量不達標。低汞觸媒生產企業也缺乏檢測分析能力,還有一些高汞觸媒企業打出了低汞觸媒的幌子,供高汞觸媒開低汞觸媒發票以應付環保部門檢查,更有甚者把回收的廢汞觸媒和高汞觸媒摻在一起冒充低汞觸媒。這些行為不但影響了低汞觸媒的聲譽,擾亂了低汞觸媒的市場,而且造成了行業觸媒消耗大幅增加,使電石法PVC生產企業帶來了經濟損失而失去信心。

孫陽昭說,氯堿行業“限汞”工作推進受阻,除了企業層面出現的以上問題外,地方政府層面監管不力也是重要因素。我國雖然在國家層面對PVC行業的汞污染防治工作認識較深,行動較快,政府各部門相繼出臺了汞污染防治政策,但地方參與程度較低,基層監管不到位導致工作很難落實,仍存在監管責任模糊的現象,尤其是政府層面缺乏對低汞觸媒質量的有效監管,產品標準執行不力,從而嚴重影響行業汞污染防治工作的順利開展。

企業向記者反映的情況也證實了孫陽昭的說法。

山東新龍集團有限公司工程師常永城向記者披露,政府有關職能部門存在監管漏洞,雖然開始重視電石法PVC生產行業汞污染治理工作,但仍然存在簡單的以文件落實文件,以會議落實會議的現象,沒有制定出解決問題的得力措施,導致“重文件、輕落實,硬指標,軟執行”的尷尬局面,政府管理的權威性大大下降,嚴重阻礙了低汞觸媒替代工作。在廢汞觸媒等管理工作中,重發證、輕監管的問題仍然普遍存在,對發證的企業多年未檢查危廢轉移、運輸、儲存、處置臺賬,為不法企業留下可乘之機。

 內蒙古是我國最大的電石法PVC產區,內蒙古烏海市一家氯堿企業負責人向記者訴苦說,使用低汞觸媒不僅影響企業現有產能發揮,而且氯乙烯合成與聚氯乙烯聚合的產能設計如果沒有余量,要多增加氯乙烯合成轉化器設備投資也不。同時,現在國內低汞觸媒良莠不齊,質量有差異,使用效果不太理想,也使企業難以承受由此帶來的成本提高壓力而無所適從。

“實際上,近年來低汞觸媒替代進度緩慢背后的主要原因之一是PVC行業市場普遍不景氣。在產能嚴重過剩的宏觀環境下,總體而言,電石法PVC長期處于虧損狀態無力繼續投資更新裝置。PVC行業進入調整期,效益低下拖延了低汞觸媒產品的推廣極。同時,石油價格低迷,形成了國外乙烯法對我國電石法為主體的PVC行業造成巨大沖擊,直接導致我國企業低汞無汞觸媒催化劑更替陷入進退兩難的局面。”這位負責人說。

啟動“履約國家計劃”迫在眉睫

《水俁公約》815日生效,全球向汞污染展開實質性宣戰進入倒計時。根據公約條款,締約國到2020年將禁止生產、進口和出口加汞產品,2025年要淘汰使用汞的氯堿生產。這意味著到2025年即使是低汞觸媒也不能再使用,電石法PVC企業要想生存下去就必須實現無汞生產技術。在中國,2016831日我國政府向聯合國交存《關于汞的水俁公約》批準文書,其中約定了電石法PVC行業到2020 年單位產品汞使用量要比2010 年下降50%等條件,電石法PVC上升到我國開展履約工作最重要領域。

“十三五”期間,我國電石法PVC產量和需求還將進一步擴大,汞的需求量也會隨之增加,限汞是大勢所趨,中國無從回避。因此,王強、孫陽昭等業界人士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建議,時間緊迫,應該盡快制定并啟動“履約國家計劃”,以氯堿行業無汞化為主要目標,細化產業政策規范,加快無汞工藝的技術研發和推廣,加大監督執法力度,加快推進PVC行業的無汞化轉型。

“履約國家計劃”包括:建立汞污染防治部門協調工作機制,明確責任分工,按職責范圍推進和落實履約相關工作;啟動履約國家實施計劃(NIP)研究,研究國家現狀及履約政策法規、能力建設、履約成本和資金等方面的需求,開展國家戰略和行動計劃研究,包括汞生產和使用限制淘汰計劃、汞排放和釋放削減控制計劃等;開展汞及汞化合物進出口許可程序、信息報告制度等相關能力建設;建立環境和健康信息交流機制等。

就氯堿行業而言,具體措施包括:

一是,國家及地方政府應制定實施強有力的產業政策,對優先采用無汞觸媒替代技術的PVC企業給予優惠政策鼓勵和資金支持。企業均應加大投資力度,優化現有無汞觸媒生產和應用技術指標。與此同時,國家應明確無汞化技術路線及目標全面履行國際汞公約,開展無汞觸媒規模化生產和應用的綜合示范,研究制定無汞觸媒推廣應用的相關政策法規和標準,力爭到2020年,無汞觸媒具備在全行業推廣應用的可行性,到2025年實現全行業采用無汞觸媒催化劑,或轉型采用乙烯法等無汞化工藝。

二是應立即采取措施控制電石法PVC產能增長,主要依托產業結構調整政策,通過行業準入許可、環評審批等手段,禁止新建包括低汞觸媒在內的氯化汞觸媒生產項目和使用氯化汞觸媒催化劑的電石法聚氯乙烯生產項目,有效控制產能增長。

三是,當前階段應采取有效措施加強對低汞觸媒的監管,通過低汞觸媒替代高汞觸媒,一定程度控制行業用汞量的增長。目前我國無汞路線已經取得一些進展,無汞觸媒的研發還未有突破,國家應該進一步加大支持力度和投入。

業內人士同時警示,從生產環節來看,氯堿行業產品品種多,影響電石法PVC可持續發展的最主要因素是汞污染防治。隨著中國汞資源的日益枯竭以及國際《關于汞的水俁公約》在全球范圍內生效,無論是國家層面還是企業層面,以《關于汞的水俁公約》履約和重金屬污染防治為契機,圍繞“加強低汞高效應用和汞污染防治技術改造,規范含汞廢物管理,加快推進無汞研發”,促進電石法聚氯乙烯行業轉型升級,到2020 年實現公約管控要求,已是迫在眉睫。(來源:內蒙古化工)


中國電石工業協會 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4746號-1
如果你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聯絡我們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010-84885707
黑龙江快乐10开奖结果